研究了一下猫眼,基本上来讲,就是一家寄生企业。

寄生于电影市场,市场好,猫眼就贼挣钱,市场变差,猫眼就贼蛋疼。

众所周知,今年就贼蛋疼。

毕竟猫眼最核心的收入,就是在线票务服务。

现在疫情反反复复,电影院也就那样,又加上憋了半年,全国人民觉得,出门还是不安全,在家看片也挺爽的。

买票去电影院的人少多了。

肉眼可见的少。

院线上的少了,广告宣发的营收也少了

电影的投资,也少了。

难受的一比那啥。

所以,猫眼的好坏不用看,就观察电影市场的热度即可。

疫情不过,猫眼不好。

即便是突然起来了,也是预期拉起,不代表基本面的变化。

猫眼本身也做影视制作,但多数是投资啦,真的做成’制作公司’,太难了,大企鹅影业,才刚刚涉足制作,小猫眼哪里敢学财大气粗老爹这番折腾?

未来最令人担心的一件事,我想到的就是disney把本应该在院线上映的《花木兰》扔到了线上,并且这条路走通了。

珠玉在前,未来很可能有更多的影片,会在线上放映,就是所谓的网大(网络大电影)渠道不再是院线。

且更可怕的是,也就没有票务服务了,直接是在线支付,或者流媒体的会员体系支撑。

‘票务服务’这个产业,逐渐的没有那么大的坡,滚不了雪球了,市场就那么大,都吃了,也是一家小而美的寄生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