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心态属于变的比较多的,有时候深入想了一件事,就会变的不理性

比如我研究苏宁,分析告诉我这个股票很便宜, 我认为值得买 但是抓了微博上关于苏宁的负面评论,基本上可以确定苏宁在管理层面有很大的问题。 我认为不值得买。

然后接下来几天,我长久的处于一会觉得可以买,一会觉得不可以买的思路之中。

左右摇摆。

很难做到客观的理性思考。

生活中,最可怕的事,就是用自己的思路替代别人思考,我并没有理解一件事,但是很容易就发表了这件事的评价,并且脑子里会刻板的留下自己‘认为正确’的看法。

后来我买了一点苏宁。

然后我突然觉得苏宁其实值得买。

后来我又加了一点仓位。

让我意识到,我的思维方式,太可怕了。

首先,我认为我了解了苏宁。

自打买了苏宁之后,我一顿看财报,感觉到了这个股票应该是被低估了,因为阿里京东明星效应,它的规模被市场选择性忽视了

然后我看了收益+现金流,又看了最近的苏宁小店,金融,云的策略。

感觉咋都没问题

可是仔细想来,苏宁小店肯定亏好多年,金融/云 哪那么容易做,都需要长时间的投入

我懂个屁,可是我为什么会有了‘我了解了’的感觉?而且是从我买了这个股票开始有的感觉?

我的理性思维到哪里了?

思维的改变,就是从我有了苏宁的仓位开始。

想到了这里,关键问题不是苏宁了,苏宁已经无所谓了。

这个思维习惯不好。

当我有了一个东西的时候,我对这个东西的正面看法会越来越多,很难保持理性。

然后我一顿查,突然发现,原来是我自己没文化啊。。

Richard Thaler(1980)提出的 ‘禀赋效应’很容易解释了我这个行为。

禀赋效应是指当个人一旦拥有某项物品,那么他对该物品价值的评价要比未拥有之前大大增加。它是由Richard Thaler(1980)提出的。这一现象可以用行为金融学中的“损失厌恶”理论来解释,该理论认为一定量的损失给人们带来的效用降低要多过相同的收益给人们带来的效用增加。因此人们在决策过程中对利害的权衡是不均衡的,对“避害”的考虑远大于对“趋利”的考虑。出于对损失的畏惧,人们在出卖商品时往往索要过高的价格。

放弃这种思维方式,尝试回归理性。

佛系最重要,回归投资的想法,别计较短时间得失。